站内搜索

乡土植物在地域性城市园林景观建设中的应用

作者: 付璐 沈守云 来源:《现代农业科技》2009年2期  时间:2010-04-23 点击: 进入论坛讨论

  随着当今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和信息、文化、科技各领域交流的扩大,城市景观更新改造中大量地应用了新技术、新工艺、新的设计理念,这些变化大大促进了城市更新的进程和步伐。但这些发展如同一柄双刃剑,它使更新中出现了一些趋同倾向,城市、乡村甚至更为广泛的范围正在失去地域的、文化的、多样性的特色。然而,所建设的场所并不应是无生命的,而是指具有物质的本质、形态、质感及颜色的具体的“物”所组成的一个整体。这些物的综合决定了一种场所的特性,并在其中孕育生命力,所以有必要探索发现引发生命力的特征根源,从而营造具有地域特色的景观。植物是园林中最重要的造景元素,它以丰富的色彩、多样的形态形成园林的主体景观,也构成不同地区的典型植物景观特色。而在选择植物造景时应符合“适地适树”原则,应以乡土植物来体现地域特色。因此,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要探索在景观设计中利用乡土树种来体现城市的地域文化内涵,从而创造出各具特色、丰富多彩的城市景观。  

  1、对乡土植物及地域性景观的认知 

  乡土植物又称本土植物。广义的乡土植物可理解为:经过长期特定的自然选择的物种演替后,对某一特定地区有高度生态适应性的自然植物区系成分的总称[1]。该文所论述的乡土树种仅指在当地自然植被中,观赏性状突出或具有景观绿化功能的高等植物,它们是最能适应当地生态环境的植物群体。 

  地域是指一个具有具体位置的地区,在某种方式上与其他地区有差别,并限于这个差别所延伸的范围之内[2]。地域性是指与一个地区相联系或相关的本性或特性;或者说就是一个地区自然景观与历史文化的综合特性,包括它的气候条件、地形地貌、水文地质、动物资源以及历史、文化资源和人们的各种活动、行为方式等[3,4]。基于以上对地域及地域性概念的理解,可将地域性景观定义为:以特定地方的特定自然因素为基础,辅以特定人文因素的特色景观。 

  2、乡土植物的地域性 

  基于以上对乡土植物和地域性景观的认知,可以得出乡土植物的地域性包含2层含义:第1层含义是植物观赏习性以及生态习性的地域性;第2层含义是植物文化的地域性。 

  2.1 乡土植物观赏习性和生态习性的地域性 

  植物生长有明显的自然地理差异,在不同的气候、地形等生态因子的作用下,植物形态会不同。以气候而论,高山植物普遍低矮、近地;而热带雨林的植物终年常绿,树木高大。由于地形的差异,生长在杭州市(市区最低海拔仅几米,山区海拔平均为100m)的杜鹃形状较为矮小,而生长在天目山(最高海拔1700m)的杜鹃,则高大如小乔木。 

  我国国土面积广阔,横跨多个气候带,且境内地形多样,使得乡土植物的地域性十分显著。最南端处于热带地区的海南岛,乡土植物椰子树,干性明显,大型羽状叶片集中生长在树干顶端,具有典型的海南岛风情;往北亚热带的岭南,乡土树种木棉树姿挺直高大,枝叶水平排空开展,花色如火,显示出一种气宇轩昂的英雄风格;再往北的西北地区,乡土植物杨树,树姿伟岸,枝叶婆娑,体现着豪迈粗犷的北方气质。 

  2.2 乡土植物文化的地域性 

  植物文化是植物在漫长的利用历史过程中,与其他文化门类互相影响、互相补充、互相融合形成的与植物相互关联而又相对独立的文化信息的总和。植物文化体系既包括物质层面,即与食用和药用价值相关联的文化;又包括精神层面,即透过植物这一载体,反映出的传统价值观念、哲学意识、审美情趣、文化心态等。虽然影响中国植物文化形成的因素很多,但都与传统文化这一大环境分不开[5],地方传统文化的差异使各地的乡土植物衍生出绚丽多姿的植物文化。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不同民族的习俗和宗教差异,使我国的乡土植物文化异彩纷呈。例如,在西双版纳的傣族地区,全体都信奉小乘佛教,一些榕树成了佛教徒崇敬的对象。其他民族,如白族很注重对“风水树”的崇拜,他们在迁居某地之前,必先植以“风水树”,种类以大青树、合欢、滇朴、黄连木等为主。在侗族,为了适应自然地理环境,人们形成了“据水田而居,以稻作为本”的传统生活模式,同时也因稻作而形成了独具侗族特色的稻作文化。在其他国家,植物同样是人们寄托思想和情感的载体,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植物文化。在英国玫瑰象征爱情、幸福和美好;栎树象征勇敢坚强;棕榈象征胜利。在德国,矢车菊启示人们小心谨慎和虚心学习。在阿根廷,刺桐花是坚贞不屈、纯洁高尚的象征,体现了阿根廷人的民族精神。 

  3、乡土植物在地域性城市园林景观建设中的应用原则 

  植物既是园林景观的重要构成元素,又是地域特征的表现形式之一。乡土植物对地域性城市园林景观的作用,一是通过植物形象,二是通过植物文化。植物形象和植物文化的作用往往是相辅相成的。 

  3.1 通过植物形象塑造地域性景观  

  植物形象的地域性造就了地域性的乡土植物景观。北方的乡土植物以针叶树、落叶阔叶树为主,常有郁郁葱葱、雄伟挺拔的针叶林景观或季相分明的阔叶林景观。以常绿阔叶植物为主的南方,常见的则是四季常绿、幽篁蔽日的植物景观。棕榈科植物是热带地区的乡土树种,树形优美奇特,姿态优美,叶片飘逸潇洒,树干挺拔壮观,常常形成它们所特有的棕榈景观。它们大部分分布于热带及亚热带,以海滨及滨海热带雨林为主。因此,一提到热带地区、海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棕榈科植物,从而形成具有热带特色的植物景观。布雷•马科斯是巴西著名风景园林设计师,他运用现代艺术语言于巴西当地热带植物,展现了浓郁的巴西热带风情。在创作过程中,他常运用对比、统一、协调、韵律等艺术原理进行植物高低错落搭配,并且他强调植物叶形、质感、花色、量的大面积对比,从而突出植物的观赏特性。 

  极简主义设计大师彼得•沃克也擅长用乡土植物创造地域性景观。在德国柏林索尼中心广场,所有乔木全都是土生土长、没有修剪过的杨树,体现了自然之美,也与全世界千篇一律的钢铁、玻璃、混凝土建造的高档写字楼形成对比。沈阳建筑大学校园的环境设计更是别出心裁,校园大量使用水稻和当地农作物以及乡土野生植物(蓼、杨树)为景观的基底,凸现了地域特色。 

  3.2 通过植物文化塑造地域性景观 

  《辞海》对文化的解释:文化是指人类社会历史时间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特指精神财富。园林作为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集合,隶属于文化艺术的范畴。 

  在中国古典园林中,造园家将历史文化引入园林。漫步园中,除了视觉、听觉、嗅觉的感受外,还能给人精神上的享受。而现代城市园林景观常常流于形式,忽略了人们深层次精神空间的需求。在我国的城市里,设计者们使用同样浮华的造景材料,同样空洞的造景手法,堆砌出没有个性的园林景观,也同样带来文化内涵的缺失。因此,要努力拓展园林的文化性,给城市人一片精神领域。 

  园林景观的文化性,固然可通过多种造景手法体现,但植物是园林景观的基础,而乡土植物又根植于地方文化,有着坚实的群众基础和历史根基。因此,以乡土植物营造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景观是最富生命力的。以乡土植物体现景观文化内涵具体有以下途径: 

  3.2.1 利用乡土植物文化创造意境 

  人们对植物景观的欣赏常常以个体美及人格化含义为主,有许多植物被赋予了人格化的品格或独特的象征意义。如松、竹、梅,谓之“岁寒三友”。竹还被视为最有气节的君子。梅具有刚直、高洁、清逸、潇洒的品格等。凡此种种,都体现了植物景观的文化内涵,创造出了植物景观的意境美。在景观设计中可把这种植物文化与绿地景观有机的结合,创造出一定意境的景观。 

  此外,植物配置形式也能传达一定的文化信息,如某学校的“学苑路”绿地中灌木色块的修剪形式以方、圆为主,隐喻“不依规矩,不成方圆”。大连市绿地中模纹花坛,多以海波、浪花、海鸥为构图母体,充分展现海滨城市特点。 

  3.2.2 结合诗歌、画理营造乡土植物景观 

  在我国古典园林中,处处都是根据诗歌取材的植物景观。比如苏州拙政园的得真亭旁植有几棵黑松,取《荀子》:“桃李倩粲于一时,时至而后杀,至于松柏,经隆冬而不凋,蒙霜雪而不变,可谓得其真矣”之意。梧林幽居旁边植梧桐树和竹子,取唐羊士谔《永宁小园即事》诗句意:“萧条梧竹月,秋物映园庐”。显然,诗歌与乡土植物交相辉映,才创造出具有人文特点的景观,这一点值得我们在设计中运用。 

  3.2.3 乡土植物景观和设施景观相结合表现文化性 

  植物文化的表达除了依靠植物本身之外,还需要其他因素,如建筑、山石、园林小品等作为配景才能更完善。荷为睡莲科多年水生植物,色泽清丽,花叶均有清香。当荷叶枯萎的时候,叶下的藕还生机勃勃,所以荷象征着坚贞的精神。苏州拙政园留听阁借残荷象征坚贞,并从建筑上予以呼应,阁内有银杏木雕,松竹梅槅扇挂落和飞罩,图案中松、竹、梅生机勃勃,鸟雀欢悦,这些都是傲世、坚贞和生命不息、精神不败的写照。竹为禾本科植物,枝干挺拔秀丽,竹节坚韧硬朗,竹叶四季常青,它象征着坚忍不屈,高风亮节的操行。中国古典园林中,常在庭院角落,花窗之外栽植紫竹、方竹、凤尾竹等。这些竹子或以花窗为漏景,或以粉墙为背景,如入画境,令人不禁想起古人咏竹的诗句。植物与其他景观元素的关系,既是美学的,又饱含着文化意味。亭台楼阁因植物的点缀而变得生动且富有灵性,植物文化则在亭台楼阁的烘托下缓缓散发出来。乡土植物与雕塑的结合,可以使无形的植物文化变得更加直观,更易使观众领悟到其中的内涵。例如,在罗斯福纪念花园的第2个空间中,设计者布置了3组由赛格尔制作的青铜像和葛拉姆设计的浮雕,描述了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的社会状况和罗斯福总统对国计民生的关注与“新政”的实施,上层高大挺拔的乡土树种橡树,林下成片种植的杜鹃和绿色的草坪构成了一个疏朗的环境,有力地烘托了青铜像所组成的故事情节。乡土植物与匾额、碑刻等具有文字说明的园林小品组合,不仅可以普及乡土植物知识,还可以传递乡土植物文化。 

 
  3.2.4 乡土植物提炼出装饰图案的应用 

  植物形象被提炼出图案而运用到园林中也可以表现园林景观的文化性。例如大明湖改、扩建过程中,始终坚持体现景区山水园林的特点、弘扬荷花文化的原则,使新建设施与景区风貌融为一体,相得益彰。主游路两侧的花钵,由整体石块雕刻制作而成,上部巧妙地设计成荷花、荷叶的造型,用以种植四季花卉。底座较纤细的部分以同一块石材雕刻成盘旋的藕瓜,既起到了牢固的支持作用,又不显得臃肿粗笨。整体设计独具匠心,融实用性与装饰性于一体,体现了大明湖的荷花特色。在游乐场浅灰色的大理石广场上,点缀着荷花浮雕图案的淡红色大理石,色彩搭配得当,吸引了游客的视线,与游乐场的功能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在园林小品的游路上,有用鹅卵石精心组合成“映日荷花”、“出水芙蓉”等图案。各类建筑上的彩绘、石雕栏板,也多以荷花、荷叶、莲蓬为主题。就连随处可见的指示牌,也是荷花、荷叶的卡通造型,在细微之处尽显大明湖荷文化的丰富内涵。 

  3.2.5 乡土植物与自然景物的组合 

  中国古典园林常借自然景物来凸显植物景观意境。自然界的风声、鸟语、流水、斜阳、日光、晚霞,在古典园林中都是表现诗情画意的背景元素。松,苍劲古雅,不畏霜雪的恶劣环境,能在严寒中挺立于高山之巅,具有坚贞不屈、高风亮节的品格。孔子有“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的著名格言。竹是“三教”共赏之物,积淀着深厚的文化意韵。“未曾出士先有节,纵凌云处也虚心”,因此,竹被视作最有气节的君子。将松、竹与风声相结合,借松、竹等物来听风,或在风的情景下赏景,不仅极好地诠释了植物的“性格”,构成了中国古典园林中的一大妙境,还形成了中国人所特有的听风文化。梅,落叶乔木,生性耐寒,花蕾于隆冬绽放,率万木之先。梅花神清骨爽、娴静优雅、与遗世独立的隐士姿态颇为相契,在两宋时期,人们已经赋予梅花崇高的文化象征,仅《全宋诗》中咏梅诗就达4700首。“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对梅花景观最美的描写之一。水边植梅,清浅的溪水与高洁、疏瘦的梅花形成一致的审美意向,水面上疏朗、雅致的梅影,加上水中晴朗、悠远的月影,不仅极好地体现了梅花的美感,而且梅花的品格在水、月的烘托中得到升华[6]。 

  4、结语 

  园林植物景观流于形式,缺乏生态思想的指导;园林材料、造景手法趋同;园林景观对城市历史、文化的表达缺失,这些都是当前我国城市园林景观建设面临的问题。当探讨乡土植物的应用准则、寻找乡土植物在创建有地域特色的城市园林中的作用机理时,发现把握乡土植物的地域性,用最合理的应用方式发挥乡土植物的特性,创建以乡土植物为主体的城市园林景观是今后城市园林建设的发展方向。

  

    参考文献: 

    [1]孙卫邦.乡土植物与现代城市园林景观建设[J].中国园林,2003,19(7):63. 

    [2](美)R.哈特向.地理学性质的透视[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3. 

    [3]王今琪.利用地域特色创造景观个性[[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05. 

    [4]谭晓红.城市街道空间地域性研究[D].郑州:郑州大学,2004. 

    [5]余江玲,陈月华.中国植物文化形成背景[J].西安文理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7,10(1):27-31. 

    [6]阿苏荣.浅议梅花造景[J].北京林业大学学报,2007,29(1):16-19.

世外园林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我站的链接必须保留(非我站原创的,按照原来自一节,自行链接)。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特别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免责声明: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络:admin@shiy.net
现有条评论 | 更多评论..
我要发表看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无需注册)
    如果您还不是世外园林会员,欢迎加入
  • ※ 评论注意事项:
  • 您的评论将在管理员审核后才会显示
  •   
  • 非世外园林会员或未登陆发表评论,评论人名字显示为匿名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